高尔夫博彩公司

128人才网

2018-07-17 17:28:28

“沪杭之间可以建高速磁浮,而且应该先建。”王士兰回忆,技术经济的研究前后历时4年,最后得出五点结论:高速磁浮列车是21世纪先进的交通工具,在我国投入建设和运行,完全可以成为现实。它是陆上交通运输工具中速度最快、公害最小、能耗最少、安全舒适、能够全天候运行的交通工具;高速磁浮列车填补了高速轮轨和飞机旅行之间的空白,因为高速磁浮列车的时速在500公里~550公里之间,而高速轮轨的最高时速为360公里左右。磁浮列车合适的旅行距离为500公里~1500公里,这一距离最能显示磁浮的优势。

“沪杭之间发展磁浮是合适的,上海是中国的经济中心城市之一,杭州是闻名中外的旅游城市,这两座城市的客运需求和密度比较高,且有快速、舒适的普遍要求。”

在磁悬浮技术方面,商务部驻德国经商参处2月24日在商务部网站上发布的消息显示,据德国《世界报》23日报道,德国交通部长沃尔夫冈·蒂芬泽(WolfgangTiefensee)当日宣布,沪杭磁悬浮铁路项目仍将使用德国的核心技术。

这条连接三地的磁悬浮交通线建成后,将实现“两百里沪杭,一小时往返”,上海至杭州单程不过半小时。就时间来说,乘坐磁悬浮列车在沪杭之间穿行,可能比乘坐轨道列车从上海的南部到北部地区所花的时间还要少。时间会“缩短”人们对空间的感觉,从这个意义上说,必将催生上海与杭州的“同城效应”。

据沪杭磁悬浮中期调研报告,沪杭磁悬浮线在2008年建成,杭州至上海的票价初定为0.65元/公里~0.75元/公里,即130元至150元。同期高速公路是0.26元/公里~0.36元/公里,铁路空调特快硬座为0.15元/公里~0.22元/公里。

“300公里时速并非高得不可逾越。我对京沪高铁达到70%国产化,非常乐观。”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机辆所博士生导师叶柏洪,昨天下午在接受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我们系统来说,现在都可以达到国产化90%甚至100%。”叶柏洪负责列车集成系统中的供电系统。

昨天,京沪高速铁路项目和沪杭磁悬浮项目建议书双双获得国务院批准。根据批复的项目建议书,京沪高速铁路采用高速轮轨技术建设。全线按最高时速350公里、运行时速300公里设计。

叶柏洪昨天告诉上海东方早报记者,我国目前所有铁路装备的国产化率已经在70%以上。不过,现有机车行驶的最高速度也就是略高于160公里/小时。但他同时强调,现有的最高时速并非就是我国自行研制的机车最高时速。“我国自行研制的机车车辆试验运行时速曾达到300多公里。”叶柏洪说。京沪铁路全长1300多公里,长度只占全国铁路营运线的2%,却承担了全国铁路客运量和货物周转量的10.2%和7.2%。专家表示,京沪线的意义不只在于连接京沪两大城市,线路上还有很多重要节点,比如蚌埠、徐州,都是重要的交通枢纽。京沪线始终是中国最繁忙的铁路干线之一。

京沪高铁将达到时速300公里,也就是说,从北京到上海只需5个小时就能到达。运营初期,列车与列车之间的距离设定为4分钟车程,一列车可载客1000人到1200人,每天在京沪之间发出110对到120对高速列车。

对于京沪高铁建成后的运营,专家们也进行过评估:京沪全线的票价将为飞机票价的50%到60%。如果把乘飞机过程中赶往机场、安检和候机所需时间算进去,京沪之间乘飞机的时间与乘高速列车相去不远。

中国网消息3月14日(星期二)上午,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闭幕之后,温家宝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三楼大厅会见中外记者。

台湾TVBS记者:台湾领导人在2月27号的时候宣布终止“国统会”和“国统纲领”适用,同时表示在条件许可时,会推动台湾公众制定新“宪法”,一般认为这是两岸关系再次进入到比较复杂的局势,想请教的是台湾当局的做法是不是已经冲撞了大陆对台问题的底线?在这样的情况下,大陆是不是还会和台湾的执政党进行接触、往来?大陆方面对台的基本立场和方针政策,是不是会做出新的调整和变化?我们还想了解在新的一年里,大陆在两岸交流方面还会不会有一些新的重要的措施?

温家宝: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台湾当局领导人阻挠开放“三通”,收紧以至限制两岸的经贸往来,这不仅不利于台湾的经济发展,而且损害台湾同胞利益。

台湾当局领导人制造麻烦,转移视线,造成岛内的纷争和两岸局势的紧张。台湾当局领导人数典忘祖,妄图隔断中华民族的血脉,切断两岸同胞的骨肉联系。

台湾当局领导人的这种做法,违背了两岸和平稳定、互利双赢的大趋势,也违背了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的愿望,必将落得个失道寡助的下场。

台湾当局领导人决定终止“国统会”和“国统纲领”,公然挑衅一个中国的原则,严重破坏两岸的和平稳定,具有极大的冒险性、危险性和欺骗性。

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身为石河子大学副教授的吴征(化名)无奈地离开工作近十年的大学讲台时,他才真正领悟了这句俗语的深刻含义。

在人们的眼中,大学,无疑是众多学子心目中的象牙塔,那么,大学老师在学子们的眼中,就如同圣殿中的领航者。

但是,在石河子大学里,吴征这位深受老师和学生们喜爱的副教授,却用两个假文凭,演译了一场长达近十年的“真实谎言”。

2006年3月,石河子市冰消雪融,在这个万物复苏的春天,吴征的心里仍然是“数九寒冬”。他离开大学讲台已经有近半年了,尽管他打心眼不愿意离开工作了21年的讲台,不愿离开执较9年多里的石河子大学。

9年多的时间里,他培养了不少在各行各业都出类拔萃的学生。现在,自己却要不光彩地、满怀无奈的离开神圣的讲台。

他至今都搞不明白,平日里经常得到自己资助的乡邻,怎么会跑到大学里找自己,找就找呗!干麻还给同事们说那些话。他在心里嘀咕着:“这些家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吴征说,要不是乡邻不远万里来投靠自己,也许吴征晋升教授的事已经有了眉目,那样的话,他不仅可以在一生无法割舍的讲台上继续教书育人,退休后还可以颐养天年,但现在,全都成了泡影。

2004年秋天,对于刚刚度过不惑之年才两年多的吴征来说,可谓踌躇满志、意气风发。自己在石河子大学当副教授的消息,早就传到了远在湖南湘西龙山县的一个村庄。对于这个15岁就考取大学、当年令全村乃至全县都为之自豪的少年大学生,直到今天,村里的乡亲们只要一提起他,还赞不绝口,他少年时如何好学的事例,近30年来已经成为了村里孩子们学习的楷模。

前几年,吴征为了让依然贫困的乡邻们早日脱贫致富,曾经向村里建议,让富裕的劳动力来新疆拣棉花,他的善举曾感动了众多乡亲。特别是在来疆拣棉花的乡亲因为不善北方劳作,没有挣上钱,无回家的路费时,吴征竟然一次性给80多个乡亲每个人500元路费,这件事情让家乡的乡亲们简直把他当成了活“菩萨”。紧接着,来新疆找他帮忙,投靠他的乡亲络绎不绝。

2004年10月的一天,石河子大学人事处来了一个操浓重湖南口音的人,他是来找吴征的。人事处的人告诉来人,吴征在大学师范学院数学系当副教授,来人又去了不远处的师范学院。

当来人在师范学院数学系找到吴征的同事,询问吴征的去向时,吴征的几个同事热情地为同事的乡亲倒茶端水,看到吴征的同事热情相助,来人打开了话匣子。

他先从吴征小时候如何聪明好学,到吴征如何考上大学,直至吴征因在校期间如何有经济头脑,和别人一起做生意,到最后因为什么被学校勒令退学,没有拿上毕业证。这个老乡在言语之中透露,要是吴征当时拿上大学文凭,说不定现在已经是县级干部或者地州级干部了。“热心”老乡把他知道的吴征的底细来了个竹筒倒豆子。

俗话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个老乡几句半是荣耀,半是恭维的话语,引起了同事们的疑心,吴征没有大学毕业证?他不是有两个学历证书吗?那么他湖南某综合性大学和中山大学的学历证书是哪里来的......

同事们一连串的疑问,不久就反馈到了石河子大学纪检部门,纪检部门向湖南某综合性大学和中山大学发函询问此事.

两所学校回函了,湖南某综合性大学证明,吴征确实曾在该大学读过书,而且上大学时才年仅15岁,只是在吴征即将毕业的前夕,因为违反校规,被学校给予了肄业处理。而中山大学的回函却是,本校77届学生中,没有一个叫吴征的学生,他所持有的中山大学毕业证系伪造的。

“两个学历都是假的?!”石河子大学的领导震惊了。此后在长达近一年的调查后,石河子大学于2005年11月对吴征作出了处理决定

在石河子大学纪委下发的文号为[2005]208号文件中,记者了解到,吴征所持两张文凭中,一张为1982年毕业于中山大学数学力学专业,另一张为湖南某综合性大学数学科学系本科毕业证。经查,中山大学的文凭纯属假冒;吴征1978年3月进入湖南某综合性大学数学三年制专科学习,但1980年7月被校方作退学处理,故其现在提供的湖南某综合性大学毕业证书不被承认。

该文件是这样对吴征作出处理的,行政记大过;撤销其高校教师任职资格,撤销其副教授任职资格。

至此,一个只有河南某综合性大学结业证书,为了达到教书目的,伪造学历的大学副教授,才浮出了水面。

对吴征的离开,让一些石河子大学的学生感到纳闷,有的学生甚至问:“吴老师还回来给我们教课吗?他什么时候回来?然而,尽管他的同事们已经知道了吴征离开大学的原因,大多数教师还是不无惋惜。

3月2日,记者走进了石河子大学,从吴征教过的一些学生以及其同事口中听到了他的另一面。

在石河子大学05级国际贸易班的一个男生宿舍。记者找到了两个正在聊天的大一学生,在这两个男生宿舍门口的墙壁上,还贴着一张上学年的课程表,记者看到,吴征被写在“高等数学”授课老师一栏。

记者问两位同学对教授自己课的吴征老师有什么看法时,两个尚有稚气的学生说,吴征老师讲的高等数学是公共课,原来,他们都觉得高等数学很抽象、晦涩,听完吴征老师讲的课后,同学们普遍认为,吴征老师讲课很诙谐、幽默,能深入浅出地把高等数学用形象思维表述出来。

两个学生还说,吴征老师平时对学生的态度和很和蔼,要是有的学生家里,或者是生活上有了困难,吴征老师都会尽力帮助。随后他们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去年期末的时候,吴征老师被突然“调走”了,后来又换了一个年轻的老师,他们将吴征老师和那个年轻老师在教课上做对比,认为还是吴征老师讲课更好一些。

接着,记者又来到了另外一个宿舍,里面有两个同学正在看书,当记者问起他对吴征老师有什么看法时,一位同学说,吴征老师讲课的风格,挺适合他们这些刚刚迈入大学校门的学生的,题目也讲得很深,上课的形式也挺活,特别是后来为同学补充课本之外的那些内容,特别精彩。

他以一个学生的眼光认为,吴征老师的知识很“渊博”。这位同学还说,吴征老师挺随和的,对学生的态度挺好。当记者问,吴征老师上课是不是经常出错的时候,这位同学非常坚决地摇了摇头。他告诉记者,他有一次一个问题弄不明白,就去请教了吴真征老师,他对老师的解答非常满意。

记者在石河子大学师范学院数学的一个办公室里,见到了和吴征共事多年的几个老师。其中一位老师告诉记者,“其实平时为人也不错”,至于讲学水平,他在大学了教学近10年,“就是熏也早就熏出来了”。

记者在石河子大学内部学术网站上看到,在自然科学任课教师基本信息一栏里对介绍,这里注明他是1962年出生的,学历为本科,职称是副教授,工作院系是石河子大学师范学院数学教研室,他所教学的课程是数学分析、高等代数、微积分、线性概率统计。

资料还显示,吴征发表论文十余篇,有科研成果三项。他的简历说,从1982年春毕业至今,先后从事过高中、中专、大学的教学工作及政府管理部门的领导工作。教师寄语:教书育人,为人师表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在中国学术期刊网上记者看到,该网站为国家级学术性网站,在该网站上刊载论文的作者,都是在学术上有独到之处的学者、教授,在一篇名为《一类Volterra捕食模型的局部稳定性》中,作者为袁明生、吴征。在该网站的论文库中,全文刊载了吴征的两篇论文。

他个头不高,略显发福,眉眼紧凑的吴征,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和善,加上他温文而雅的谈吐,还稍有乡音的普通话,你怎么也无法相信,大学没有毕业的他,在石河子大学里教了近10年高等数学。

吴征好像是不太会抽烟,他点着一根烟,轻轻嘬了一口,开始讲述自己的家庭和过去。

1962年,在湖南湘西龙山县的一个村寨里,吴征出生了,他的父亲,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后期,其父又参加了湘西剿匪,

而吴征的母亲,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在父亲是苗族,母亲是土家族的家庭里,吴征度过了清平而快乐的童年。

时间好似穿山风一样,在茅草的枯黄和小树长成大树之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吴征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初中学业。那一年,年仅14岁的他考上了高中。

1977年秋天恢复了高考,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高考考场。当时上高中一年级的吴征,也成为其中一员。

令人惊奇的是,在龙山县当年参加高考,被大学录取的8名考生中,只有吴征一个人是在校生,而且他的考分是整个湘西苗族、土家族自治州所有考生中的第一名。

在参加高考报志愿时,吴征填报了三所大学大学,分别时武汉大学和中山大学和南京大学。按照吴征高考的分数,已经超过了这三所大学的录取分数线。

但是,在录取政审中,因为无法说明的原因,吴征被挡在了中山大学之外。后来,吴征接到了湖南某综合性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大学3年里,吴征凭着聪明好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矛。这期间,吴征在改革开放之初的经济浪潮中,也开始“小试牛刀”。

有时候,往往会聪明反被聪明误,沉溺于商海中的吴征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投机倒把”的罪状传到了学校,结果,还没有大学毕业的他,被学校勒令退学了。

对于自己被学校勒令退学,吴征的心里是难受的,他也曾追悔。要是他当时重新认识自己,重新树立未来生活的目标,再次参加高考,他现在的生活可能是另一种境遇。而他却选择了另外一种道路,不就是一张毕业证吗?有钱还弄不来,最终,他手头的金钱为他换来了一张湖南某综合性大学的本科毕业证书。

转眼间到了1984年,全国各行各业都奇缺高学历人才,大学生成为那个时代的宠儿。

那年的3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派员前往南方,专门招聘高学历人员来疆充实人才匮乏的各行各业。前往湖南的一组是农九师的招聘人员。在他们招聘来疆大学生的人员中,“毕业”于中山大学,学数学专业的吴征被选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