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网站策略

128人才网

2018-08-15 09:45:06

再加之早于2003年3月就由四川抗菌素工业研究所出具的药效实验报告,新泰克公司认为,所谓的PH-SA既无指定杀菌的特异性,也不导致强大的杀菌能力,“这种新物质根本不存在”。

在先后征得本公司被署名的4位员工和四川抗菌素工业研究所的两位署名作者的签名同意后,2005年8月16日由美国Prophet公司出面正式向《自然·生物技术》杂志提出撤销署名的请求。

四个月后,一篇名为《四川大学海归教授丘小庆在〈自然〉杂志造假蒙人》的帖子在网上发出,将此事披露,旋即波澜四起。

6位发出撤销公开信的署名作者中,4名为四川省新泰克公司员工,分别是左俊勇、杨莉、周雨祺、王海云,另外两名是四川省抗菌素工业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张淑华和欧真容。

而此论文的署名作者一共18位,还包括华西临床医学院的部分院领导、实验室部分人员,对此丘小庆教授坦言,“为了尊重大家的劳动,虽然有些人甚至连基本的生物知识都不懂,但只要来帮着做实验,给过意见,就都署了名。”

在这份要求撤销署名权的公开信中,质疑的主要证据来源于四川抗菌素工业研究所和西藏药业公司出具的两份报告。

对于意料之外的轩然大波,两家单位目前均选择了缄默,不愿发表意见,但又坚称会对自己出具报告的真实性负责。

而具体涉及的6位当事作者,目前态度也出现了分化。新泰克公司的几位员工依然不折不挠,而四川抗菌素工业研究所的两位作者,则极力回避媒体。

在本报记者的努力下,2006年1月15日下午,漩涡中心的张淑华研究员首度开口。

她告诉本报记者,丘教授曾经告知过发表论文并要替其署名的事情,但发表前并未交她全文过目,也是事实。“论文体内测试那部分引用了我们的部分内容。”

在她的印象里,丘教授当时和新泰克公司的合作还算不错。直到2005年初,新泰克方面建议其细读文章,并指出论文摘要与其出具的药效报告不一,并建议其参与撤销文章署名的举动。

张淑华对本报记者承认,“摘要内容与报告确实有点不一致”,论文摘要显示,PH-SA的杀菌效力专一,对无关菌种无杀灭作用,而张淑华的实验报告显示,虽然PH-SA对指定细菌有着强大杀灭效力,亦对其他无关菌种也有一定杀灭效力。

但之后事态的发展出乎她的意料,她称自己被无辜卷入这场风波,现在只愿意对实验报告的内容真实性负责,拒绝对论文的真伪发表意见。

所以,之后虽然丘小庆教授和华西临床医学院专门就此事找其沟通,希望其能签名证实实验报告与论文结论一致时,“我不想再牵扯其中,没有同意。”

西藏药业公司研究中心彭红卫研究员,也称对出具的检测报告真实性负责,同样不愿意发表和论文真伪有关的任何内容。

对于有无可能因为实验疏忽或方法不对而导致实验结论错误的可能,两位研究人员均否认此种可能存在。

他们几乎都提及,具体的实验报告均是就特定的样品而言,“至于是不是丘老师的原始样品,我们不负责。”

会不会因为丘小庆教授并没有把核心技术交出,或没有提供真正的样品?新泰克公司项目经理左俊勇强调,“不可能。只有一种可能,就是PH-SA根本不存在。”

美国《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主编AndrewMarshall在1月18日接受了本报的书面采访:首先,这篇文章是经过仔细审核的,正如所有在我们杂志上出现的其他论文一样。

我们收到了左俊勇的信,我们杂志和所有其他的作者联系过,要求他们对左的信作出一个反应,如果那些作者不予回复,我们保留同从事该项目的研究机构联系并要求他们调查的权利。

因为有详细的联系方式,我们同两位主要的通讯作者GeorgeWu博士和丘小庆博士联系过,我们要求他们把这封信转发给此文的其他作者,并要求他们在未来的两个星期内答复。

由于这篇文章引起了读者很大的兴趣,我们已经把它寄给了外界的科学专家,他们正在评估该文中提到的数据并确定这些数据是否能支持结论。

四川大学与华西临床医学院在1月16日亦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此事件发表声明,力主学术问题与商业纠纷应区别对待,并允诺成立专家调查组,对丘论文的真实性进行专业调查,全面核实实验数据,会给社会公众一个交代。

在学校正式表态后,丘小庆开始反击,此前,他一再拒绝任何媒体的任何相关提问。而这一次,显然是准备充分,并且具体地批驳。

“他们用测验报告的结果来否定我的研究,选用了结果中大概400字内容。那份结果报告其实一共有1.3万字左右,而在他们所发的仅有的400字中,还删去了很重要的一个测试结果。这样经过删改的结果,能说明什么问题?”

比如特异性问题,他一再强调,川抗所的实验报告已经证明PH-SA对指定细菌具有极强杀灭效力,而他论文中的所述实验,因为样品量要远远低于川抗所实验,“所以对其他无关菌种没有显示出杀灭力。”“何况论文的题目就说,这只是一个model,模型,我并没说一定正确!”

而对于西藏药业公司所指的PH-SA杀菌能力源于制备中添加的链霉素残留,丘小庆更是不屑一顾,他说他曾在2005年底公开在一次研讨会上驳斥类似论断,当时百余名专业人员,无一人表示异议,包括西藏药业公司在内。

丘小庆教授的助手,也是该论文的署名作者之一张杰早先一天曾意味深长的对记者说,“我们和黄禹锡不同,丘教授此项研究有十几年了,会持续撒一种谎吗?”

丘小庆在美国AlbertEinstein医学院的导师不愿就此事给予评价。而该论文的另一责任作者、美国康涅狄格大学GeorgeWu则称需向所在学校请示再回复,但截至发稿一直没有回复。

而丘小庆原来在AlbertEinstein医学院的同事PaulKienker通过电子邮件回复了本报,他表示自己读过丘博士的论文,并且觉得很有趣。“他在该文中介绍的科学成果的意义正是新型的抗生素所需要的,如果他能开发出一种新的类型,将是一件很好的事。”

他说:“他在Einstein医学院做了一些非常好的实验,我也没有对这些实验的有效性产生疑问,但是我并不清楚他在中国做的工作。”

四川大学的调查程序已经启动,由四川大学主导。但新泰克公司的声明要求,应向公众公开本次检测的具体做法和时间表,而且要求本次送检药样的制备过程在权威的公证机关及有关专家的全程监督下进行,以示公正与透明。

四川新泰克公司在1月18日的声明指出,他们关心的是技术是否存在这一最基本事实,另外,他们认为川大独家主持鉴定的客观公正性与透明度不够,“对这样的任何检测结果我方都持保留态度”。

另外,该公司宣称,“丘小庆的《自然》杂志论文、专利发明技术与我们的商业纠纷实质都是一个问题,都是以抗菌多肽的发明技术的存在为前提和基础,学术、专利及商业纠纷是不可分割的事件整体”。

5年内,重庆市计划投资500亿元,将当地汽车年产能提升到150万辆,使自己成为“中国汽车名城”。

被称为重庆“底特律”计划的重庆市“十一五”汽车产业研究报告表明,重庆市计划投入约500亿元,使自己的汽车整车产能在2010年时提升至150万辆,其中乘用车120万辆,商用车30万辆,同时努力扩大轿车的比重,把轿车的生产比重由目前的25%提升到70%。汽车产量占全国的15%以上,整车销售产值达到1350亿元。

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昨日在该市一家私营企业的新车上市发布会上也表示,重庆市将力争在5年内将当地汽车年产能提升到130万辆:长安汽车100万辆,重庆一家民营企业15万辆,其他企业15万辆。不过他认为“130万辆这一数字是保守了点”。

目前,重庆市正在角逐“中国十大汽车名城”称号。重庆一家报纸援引重庆市一位官员的话称,商务部2005年出台通知,2007年以前将在国内选定10个城市入列十大汽车名城,入围的城市可享受辖区内的汽车厂报批新车项目可减少审批时间、审批环节变为并联快捷审批、减收企业3年所得税以及国外企业进入内地投资时受商务部优先推荐等优惠。

重庆2005年汽车产销量位居全国第三,占12.3%市场份额,入围名都希望较大。不过受技术开发能力弱、零部件发展滞后、没有汽车整车试验场等因素制约,在竞争中仍处弱势。

上涨加速、成交量放大是新年股市的两大特点。截至昨日,今年股市仅进行了12个交易日,但沪综指和深成指的涨幅分别达到了7.8%和10.39%,涨幅远超过去年的年末行情。

成交量放大也十分明显,以沪市为例,去年12月共有22个交易日,沪市总成交额为1415亿元,而在今年已进行的12个交易日里,沪市就成交了1661亿元,日均成交额翻了一番还多。

面对量价齐升的格局,不少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仍心存疑虑,从去年年末的“做市值”到今年的“做波段”,市场上的质疑声音从未停止过。但详细分析行情爆发以来的市场资金流向不难发现,蓝筹股成为了资金的主战场,这似乎预示着本轮行情可能的确不一般。

中石化的指标意义在本轮行情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由于其总股本与流通A股近乎31:1,通过中石化撬动大盘的杠杆效应非常明显。特殊的股权结构使得围绕中石化的“护盘说”挥之不去,本轮行情似乎也掺杂了更多的非市场因素。中石化的杠杆效应的确存在,但本轮行情并非中石化“一柱擎天”,市场资金流向显示,以上证50和上证180为代表的蓝筹板块成为本轮行情中的资金主战场。

上证所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全年,上证50成份股的成交额占沪市A股成交额的比例为30.49%,上证180成交额占比为53.24%。根据记者的统计,伴随着去年年末行情的是上证50和上证180成交额占比(与沪市A股成交相比,下同)的不断上升。去年10月份上证50和上证180成交额占比分别为24.98%和46.3%,低于去年的平均水平,同月沪综指下跌了5.43%;去年11月上述比例分别变化为30.44%和50.87%,与去年的平均水平大致相当。而在行情启动的去年12月,上证50和上证180成交额的占比分别达到了36.08%和58.38%,超过平均水平约6个百分点。而在今年的前12个交易日里,上述比例分别变化为34.21%和60.12%,上证50成交占比虽略有下降,仍远超去年的平均水平,而上证180成交占比则继续上升,资金继续流向蓝筹板块。

蓝筹股之所以在现阶段受到资金青睐,市场普遍认为主要有两大因素——价值和股改。

从价值的角度看,在经历了一年多的调整后,蓝筹股的估值优势逐步体现。去年年底,上证50和上证180成份股的平均市盈率分别为13.41倍和14.09倍,基本上与国际市场接轨,即便考虑到未来市场存在不确定性,蓝筹股整体大幅下跌的风险也已经很小,这从中长期奠定了蓝筹股的投资价值。

而股改对价的作用是使蓝筹股的估值优势可以立刻转化为财富效应,尤其是在投资者对股改预期好转时。价值决定了在目前位置上,投资者会逐步介入蓝筹股,而股改对价所带来的额外收益使得投资者更愿意在股改前介入,长期价值和短期因素的叠加共同促使了资金开始加速流向蓝筹板块。

同时全流通的预期也使机构投资者更愿意持有蓝筹股。一位基金公司高管屡屡对记者表示,股改是制度上的大变革,也是市场格局的大变革,更是市场机会的大变革,全流通意味着市场股价结构的调整将更为剧烈。那些基本面较差的公司将遭到市场的无情抛弃,而资金将进一步向管理规范、业绩增长稳定的蓝筹股集中。再融资和新股发行的开闸将预示市场真正进入G时代,而资金流向蓝筹无疑是未来市场格局的一种预演。

在经历一年多的价值回归后,蓝筹股重新受到投资者的青睐,其背后所透露出来的信号无疑值得重视,投资者继续以短线心态审视本轮行情的可能已不合时宜。

资金聚焦蓝筹股首先透露出的信号是机构为本轮行情真正的主导力量。当某只蓝筹股走势强劲时我们或许可以认为是短线力量所致,但是当整个蓝筹板块都受到关注时,其背后所体现的只能是机构们的集体力量。

信号之二是场外长线资金开始大规模入场。虽然场内的基金在经历了前期较大规模的仓位调整后,已经有余力发动一波行情,但自去年12月至今,仅在上证50板块上的成交就超过了1000亿元,上证180板块的成交更是超过了1700亿,这么大的成交额仅仅依靠仓位一直较重的场内机构来完成显然不太现实,包括保险资金在内的场外机构可能真的已经大规模介入市场。

信号之三是投资者对于宏观经济的预期趋于稳定。众所周知,宏观因素是自2004年4月份以来蓝筹股同时也是大盘调整的主导因素,在经历了一年多的调整后,资金开始回流蓝筹无疑预示着投资者对于宏观经济预期趋于稳定,宏观面不景气带给市场的压力会逐步趋于缓和。

“资金不会说假话”,这一直是最为投资者信奉的一句投资格言,或许从近期的市场资金流向可以推测,本轮行情可能的确不一般。

广州市瓶装气价格一日一涨,直攀历史最高115元大关,因货源紧张,各煤气站还开始限量供应瓶装气。但高价煤气却不能保证质量,缺斤少两现象比较常见,昨日本报甚至收到市民投诉:30斤的煤气里掺了22斤水!

昨日,市民文先生向本报报料称,他于1月1日在“振戎燃气”天河东圃配送部买了1瓶30斤瓶装气,回去一称,只有12斤。在文先生的要求下,该配送部给他换了1瓶气,但文先生检查后发现还是少了2斤,而且,该瓶气只用了4天,然后热水器就打不着火了——这四天之中他只和妹妹各洗过两次澡!

记者随后在文先生家里看到,这罐液化气的钢瓶约七成新,瓶身上印有红色的“戎兴”两字,在瓶口把柄处打印有“戎兴0117349”的钢印。整个气瓶很重,记者一称,有足足52斤,除去30斤瓶重,里面应该还有22斤重的液体。

记者把煤气瓶接上文先生家的燃气灶后打火,燃气灶燃起小小的火苗,40秒钟后便暗了下去,并且再也打不着了。而接上文先生邻居家的气瓶后,该燃气灶上蓝蓝的火苗燃得很旺。

文先生拿着瓶子摇一摇,里面哗哗作响,“这些液体应该不是液化石油气,是水。”他猜测。

文先生介绍,这瓶液化气是他按照“振戎煤气”东圃配送部的电话叫人送上门的,家里还存着对方送气时留下的卡片。记者看到,这是一张四周绿底、中间白底红字的过塑卡片,顶部写着“广州振戎煤气有限公司东圃配送部”,下面写着充气电话和地址。文先生说,卡片是他在街头收到的。

记者按照充气电话打过去,称家里买的煤气用了几天打不着了,能不能过来换一下。对方称,现在店里的员工有的出去了,有的在打麻将,今天不能过来。记者称,那我们送过去行不行?对方说,可以,按照地址找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