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找工作 >
  • 秦朔:在兵荒马乱的符号世界里,怎样找到更好
  •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9-08 23:07       浏览次数:

原标题:读书 | 秦朔:在兵荒马乱的符号世界里,怎样找到更好的自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 秦朔,36氪经授权发布。

人类有史以来面对的最大吊诡?

生活对我来说呈现出一种越来越奇特的体验。

作为一个媒体人和读书人,我有机会不断去领略这个时代那些高大上的知识和人物的视野。

作为芸芸众生的一份子,几乎每个礼拜,我也在信息海洋里被那些“少数的关键”所吸引和震颤。在具有共振效应的社交媒体上,一张照片一段视频一篇文章都可能形成惊涛骇浪。上个星期,是中年人的保温杯与枸杞,这个周末,是上海松江那个被摔倒在地的孩子的哭声,以及远赴厄瓜多尔的中国冷藏运输船的命运。

前一种体验,让人觉得思想永恒、智能无上,就像《未来简史》展望的,21世纪的人类能把自己升级为“神”,获得上帝才有的“创造出植物、动物和人”的神力。

后一种体验,则让人从身边的点点滴滴里,迸发这样或那样的社会意识与情感。

语言、文字、图像、音频、数据……所有这些传播符号和文明载体,在让人乐观主义的同时,又如同陷入了兵荒马乱、扑朔迷离的世界,无论你叫它黑天鹅,还是灰犀牛。

哈佛大学生物学家E•O•威尔逊2009年说了一句广为流传的话,

人类的真正问题是:我们有着旧石器时代的情感,中世纪的组织机构和上帝般的先进技术。

在他的描述中,这三者同时存在,处于平行的没有顺序的结构之中。

这大概是人类有史以来面对的一个最大吊诡:身体进入了21世纪,拜先进技术之所赐,可能进天堂;社会组织与结构,和“黑暗时期”的中世纪有不少相似处;而人性,人的情感,与一万多年前甚至几十、一两百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还差不多。

我们身处其中,我们无处可逃,我们究竟如何选择,如何呼吸?

500年前的文艺复兴与今天的洞见

“如果以经济发展、预期寿命、成人识字率等指标来看,今天无疑是人类福祉提升最快的时代,但为什么人们的快乐程度并没有明显提高?”

“全球化一直被看作人类发展的福音,但从英国脱欧到美国特朗普当选,到极端宗教思潮和恐怖主义的弥漫,反全球化的声音也此起彼伏,能不能说,全球化也有上下半场,上半场人们更多看到‘合’的好处,下半场则更多趋向于‘分’?”

在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的名家讲堂上,我向《发现的时代:21世纪风险指南》的两位作者、牛津大学马丁学院的伊恩•戈尔丁和克里斯•柯塔纳提问。伊恩•戈尔丁曾经担任过世界银行副行长和南非发展银行行长,他在2016年年初对商业领袖们预测,首先,英国人会通过投票选择“脱欧”;其次,唐纳德•特朗普将当选为美国总统。

秦朔:在兵荒马乱的符号世界里,怎样找到更好

这两位作者的研究方法是“让历史告诉未来”,他们选择了1450年到1550年这一段的文艺复兴作为研究对象,和当今世界进行比较。

500年前的文艺复兴,不只是带有普遍美感的神奇时代,还是一个激荡时刻——有诸多伟大的发现,也伴随着痛苦的动荡。 一方面 ,1450年谷登堡发明了印刷机,1492年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1497年达•伽马找到了通往亚洲财富的海上航路,1513年哥白尼提出了日心说。这一切颠覆了过去的常识性“真理”,原来地球并不是静止不动,太阳也不是绕着地球转,人的心脏并非灵魂所在,只是一个血泵。印刷机引出的书本把新知识传播到各地。

而在另一面 ,风险也随之增多,新疾病如野火扩展至大西洋两岸,奥斯曼土耳其人用火药这种新式武器使伊斯兰势力征服了地中海东部的丰饶土地,马丁•路德点燃了欧洲大陆的宗教革命,天主教会这一欧洲人生活中最重要的权威机构在重压之下永久分裂。

今天,类似的、升级了的场景和矛盾又在上演。柏林墙的倒塌类似于哥伦布的出海,互联网类似印刷机。和500年前改变世界的是少数天才不同,今天改变世界的更重要力量是团队。人们会聚在一起相互学习,互联网冲破无数壁垒,多元化带来新变化,学习和创新的速度让一切演进过程都不断加速。

但硬币的另一面,21世纪第一个十年刻上去的头条新闻是“9•11”事件、次贷危机、日本核泄漏等等。作为城市纪元(urban epoch)的第一代居民,人类享受着空前的全球化成果,而因碳污染排入大气聚集的温室气体浓度也是新石器时代以来未曾见过的,气候记录中15个最热的年份,有14个出现在21世纪。

  • 职场资讯
  • 职场新人必备:
  • COUNTIF这个函数大家都知道,但是使用的时候,还是有一些细节可...
  • 最新时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