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手表相当于4辆顶级宝马 表身遍布钻石

128人才网

2017-07-01 12:06:26

●“县城要发展,就必须有一定的自主权,更要有经济管理权,不然就没有积极性了。”

新京报:目前全国已有省份试行财政“省管县”,你如何看待“省管县”改革?

李钟熙:“省管县”是很好的制度,我当了9年县长,经历了“省管县”的变化过程,完全有资格这么说。长白县是从去年转为“省管县”的,最深切的感受就是行政成本降低了,办事效率高了。

目前,在整个经济发展格局中,“县经济”处于劣势,“省管县”可以调动县城的主动性、积极性。绝大多数县城都在城乡接合部,“向上”影响城市,向下影响乡村,所以,“县经济”发展起来了,不论对城市,还是农村,都是有利的。但是,县城要发展,就必须有一定的自主权,更要有经济管理权,不然就没有积极性了。

汪玉凯:我是赞成这项改革的。早在1982年,我们当时的改革是实行“市管县”。过去一个中心城市有两个政权,比如苏州市,既有苏州市管几个区,还有一个苏州行署,它是江苏省政府的派出机构,管苏州市周围几个县。后来为了发挥中心城市的作用,来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把地区行署撤销,让中心城市把周围的县管起来,实行市管县。

一个就是省不能直接管县,中间有市,而市不像过去的地区行署,因为地区行署是省的派出机构,不是一级政权,现在的市都有人大,是一级政权,这样市就把整个县管起来了。省的各种政令只能下到市,通过市再到县,县再到乡镇。多增加了市一级政权,市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一些市就把大量的政权截留了,包括经济上等各个方面的,很多资源就到不了下面了。

刘永忠:目前在财政上“省管县”还只是搞了几个试点。但这个只是经济上的,与行政体制上的改革是两码事。

新京报:县的经济管理权受到限制,市级政府把更多的财政资金投入到主要城市的建设中,也就是俗称的“市压县”、“市刮县”,你认同这种说法对吗?

李钟熙:这种说法不确切,没有解释清楚县城跟城市的关系。有“市压县”、“市刮县”这种说法,大概是因为过去的“剪刀差”,就是“牺牲”农业发展工业。现在没有牺牲农业发展工业这个问题。

但是,由于一些农民工进城后,无法与城里人享受相同的国民待遇,比如医疗、养老。而且即使不进城,农民的待遇也不能跟城市相比,城市的最低生活保障是每月几百元钱,这是一些地区农民的全年最低生活保障费。因此,一些农民现在还认为“市压县”、“市刮县”。

新京报:既然东部省份推行“省管县”,激活了县城的增长潜力,陕西今年是否会采取这个模式?

陈德铭: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不过,陕西今年会推行一些改革放权试点。这些“试点县城”将在经济发展的决策上、程序上,有更多的机动能力。但是,这些试点必须具备一定的实力,拥有一定的“收入水平”,比如有的县城年收入仅几百万,很多事情都依靠省市的转移支付,这样的经济基础不可能推行“省管县”,更不可能成为放权试点。

●“有的省面积很大,省管那么多县,恐怕很有难度;过去管理体系有惯性。”

刘永忠:如果在中国要实行这种中央到省再到县的三级行政体制,相对很难。因为中国土地很大,各个省面积也很大。一个省要管那么多的县,恐怕很有难度。但主要还是看这个省的经济实力,你自己带动的话,你要看你的马力有多大,能不能拉动全省几十个上百个县。但在经济发达地址,像我们江苏是应该没有问题的。

汪玉凯:要发挥县的作用,必须调整县、市、省三者之间的纵向关系。我觉得主要障碍还是在地级市,它肯定是不愿意放弃对县的管理权的。此外,这个改革措施,肯定比较适合在一些经济比较发达、区域比较小的地方实施,像新疆、西藏的行政区域面积非常大,省直接管肯定存在困难,而江苏、浙江实行就容易很多。因此,这种做法绝对不能“一刀切”地推行,要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采取不同的措施。

陈德铭:与其他省份相比,陕西工业化水平低,起步晚,农村贫穷面大。目前还有近600万贫困人口。陕西的自然条件和基础跟苏州没有可比性。陕西应该选择符合地域特点的发展模式,利用好自身的资源优势和人才优势,文化资源。

李钟熙:障碍主要是过去管理体系的惯性,而且市级、县级管理权限划分有盲区。比如同一个会,有时候会开两次,市里一次,省里一次。

新京报:目前试行的是财政“省管县”,你认为有无可能最终实现行政“省管县”?

汪玉凯:现在全国有4百多个地级市,2千多个县,加上县级市大概有2700多个县。县的经济发展不起来整个国家经济都会受到很大影响。我认为,从财政上的省管县发展为行政上的省管县,是改革发展的必然方向。否则光财政不管,行政管,很多矛盾还是很难调和。

刘永忠:对于行政“省管县”现在我们还没有具体成熟的想法,而且也没有搞过试点,所以还不好讲。

李钟熙:财政“省管县”首先是缩减了行政环节,节约了成本;(县)有了固定资产投资等财政项目的自主权。从2003年开始,长白县开始办一个投资额2000多万的人参加工项目,两年进展不大。去年转为“省管县”,一年之内,厂房、设备都办完了。

我认为,从财政“省管县”到行政“省管县”,这是大势所趋。“市管县”的意图应该是城市带动县城发展,但是,有的城市没有这个带动能力。如果中心城市经济很发达,比如那些沿海城市,这个问题不明显。但是,如果中心城市欠发达、很落后,这个问题就很突出。整理县资源,“支援”市资源,这个思路不现实。县城是联系城市和农村的中间环节,应该注重县城经济发展,带动城市和乡村。

新京报:那么,从财政“省管县”到行政“省管县”,还需要哪些配套措施。

汪玉凯:我觉得光靠“省管县”这项改革,只是权宜之计,不是长久的。还要有配套的制度改革,就是将来把省的建制划小,管辖的区域划小,因为省太大的话,直接管县是有问题的。省的区域划小,人口划小,像海南那样,就容易更好的实现有效的管理。我们也可以多设一些省,现在民政部门一直在做这方面的调研,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改革举措,是需要人大立法改革的,是单纯政府解决不了的,我的看法是现在的改革可以为下一步更大规模的改革创造条件。

李跃军在自己的检讨书中忏悔说:“为了蝇头小利,使自己的人格变得十分低下。我对不起的人太多太多,玷污了神圣,玷污了崇高,玷污了形象,我愿接受组织和单位的任何处理,我愿接受善良国民的正义谴责。”

但同时李跃军也宣称:第一个将图贴到网上公开的人并非什么有良心的正义之士。他解释说,每个卖片的人都会经常遇到几个所谓的大学生,说自己没有经济来源,能不能先发部片过来。一般情况下都会发一两部给其观看,但这些人会得寸进尺,大概是哪个卖家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便恼羞成怒,将图片贴到网上公开,没有这种心理倾向的人是得不到片子和截图的。

据记者了解,最初将虐猫视频公开发布在网上的是猫扑网民“碎玻璃渣子”。

昨日,一位熟悉“碎玻璃渣子”的猫扑网民替其回应说:“这种片子在网上偶然找到并下载并不是不可能的,而且作为一个爱好小动物的人来说,在收集动物视频的过程中偶然收集到这个东西是合理的。从‘碎玻璃渣子’的帖子内容可以看出来他的愤怒是发自内心的。”

记者调查发现,李跃军这封公开检讨信最初是被发布在萝北县人民政府网站上的。昨晚,该网站的工作人员郭先生说:“李跃军的检讨书是9日凌晨一点送到我们网站的,然后我们就全文照发了。”据悉,李跃军的检讨书是萝北县人民政府的有关人员送交该政府网站的。

据了解,虐猫视频中关键人物被披露后,引起了萝北县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萝北县人民政府当即派出工作人员对萝北县人民医院的王某和萝北县广播电视局的李跃军展开了调查,并找到了曾一度“失踪”的李跃军。而李跃军在接受调查中,写就了这封检讨书。

据悉,为了此次虐猫事件,萝北县人民政府还专门召开了紧急专题会议,萝北县纪检、宣传、检察、法制、监察、公安、文化、林业、科信等部门参加了这个会议,各部门并对虐猫事件调查处理情况作了汇报。

昨日,萝北县人民政府网站发布了此次紧急专题会议的主要内容。其称,从前段调查情况看,可以认定虐猫事件拍摄现场为萝北县名山沿江风景区,萝北县有关单位工作人员和职工参与了拍摄过程,其中有一名已经主动承认了参与该事件的事实。虽然参与者参与的原因、动机以及是否被其他组织引诱、利用还有待进一步查证,但此事在萝北发生并有萝北人参与,县政府对此表示极大的愤慨、强烈的谴责并表示遗憾。

“考虑到参与者的行为已经严重违背了社会公德,其行为与其从事的职业极不相称,所以,从即日起由当事人(李跃军)所在单位立即停止其工作,接受调查,等待进一步处理。鉴于其中一名可能参与事件的嫌疑人(萝北县人民医院王某)不知去向,责成其所在单位和有关部门采取多方面、有力度的措施,尽快取得联系,使其主动返回本单位,就本事件作出明确的解释。”

另据了解,萝北县有关部门已经多次到过王某的家中,劝说其家人主动联系王某,希望她能尽快出现将事情说清楚。一旦王某出现,有关部门也将要求其写一份检讨材料,同样在该政府网站上公布。

据称,在这次会议上,萝北县人民政府还责成有关部门对虐猫事件参与者的参与过程进行深入调查,尽快查清事实,依照党纪、政纪和法律做出严肃公正的处理,给社会、媒体和网民一个满意的交代。对可能涉及到的法律问题进行细致研究,并向上级主管机关和法律权威部门请求协助,为今后对参与者进行处理提供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不过,对于萝北县政府采取的公安等多个部门的联合调查行动,也有言论认为:目前我国还没有禁止虐待动物的法律,所以“虐猫事件”事关道德,无关法律!警方无权调查“虐猫事件”,用人单位暂停或者撤销当事人的工作与职务也不妥当。国家应加紧制订相关的动物保护法,依法来保护动物、制裁肆意虐杀动物者。

去年夏天,我通过QQ聊天加了一个网友。对方自称是吉林省的,也非常喜欢拍摄。之后他对我说,有一种片子很挣钱,这种片子不含任何色情成分,不违法,但就是片中的表演者不好找。经过他的介绍得知,这种片子叫美女踩动物。我说我做不了。他说,你什么都不要怕,一不违法,二不用你掏钱,三不用你摄制,你只要联系到表演者就行,拍完后我把片子发给你,你可以拿去卖钱。过了一段时间,朋友找我吃饭,认识了现在片中的表演者(虐猫女子王某,记者注)。看见她我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同她个别交谈时,她也不太情愿,她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形象在网上曝光。我把那人的话告诉了她,说是看这些片子的人都是心理变态者,都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过了一段日子,我说表演者基本同意了。那个人把时间定在9月的一个星期六中午,在客运站门前见。他告诉我他叫常龙,见到他时他自己开着一辆黑字头的灰色微型车。此人中等个,30多岁。我上车时看见了纸盒箱装着动物及摄像机。然后我找到表演者,便去了拍摄地点。大概10月份以后,他发来了片并汇来了钱,并让我继续帮他物色表演者,打算长期合作,后来他又和我联系了一次,说再拍一次,直到现在也没联系(也不可能再联系了)。

收到片后,我在网上留下了邮箱和QQ号,凡是买片的我都是通过QQ给传过去的,并没有在网上贴图作广告。据所谓的常龙讲,他和crushworld(提供虐猫视频的网站,记者注)不是一回事。两个地方的片子剪到一起大概是其他卖家所为,事情的原委就是这样的。

2月28日,网民“碎玻璃渣子”在网上公布了一组虐猫视频截图:一名时髦女子用漂亮的高跟鞋踩踏一只小猫,直至将其脑袋踩爆。此图片迅速引起网友愤怒,并在网络上被广为转发。

随后,愤怒的网民自发调查虐猫地点及虐猫女子的身份,并根据虐猫视频上的网站标志查找到杭州一网络公司,但该公司称自己只是网站域名注册公司,并不知道虐猫视频事件。

3月2日,有网民高价悬赏查找虐猫女子,网络上相继出现了虐猫女子来自杭州、湖北、黑河以及国外等几个版本的说法。

3月4日,网上出现一个新线索:虐猫拍摄地点是黑龙江省萝北县名山镇名山岛公园,虐猫女子是该县人民医院的护士王某,拍摄者是该县广播电视局工作者李某。

3月6日,有媒体记者前往黑龙江省萝北县寻找虐猫事件的两名参与者,未果。

3月8日,黑龙江省萝北县有关部门确认虐猫视频拍摄地点是该县名山镇名山岛公园,并称已对该事件参与者王某、李跃军展开调查。

市场报讯(张振山汪永生)昨日下午,合肥市公安局胜利路派出所的民警接到举报,迅速出击,在一间出租房内将正在进行卖淫嫖娼活动的一耄耋老人和两个卖淫女当场抓获。

昨日下午2时许,胜利路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称,在某单位宿舍104房间有人正在进行卖淫嫖娼活动。值班民警洪国忠、张帆立即驾车前往查禁。104房间的房门紧闭,民警敲了好长时间,一个年约40岁的妇女才慢腾腾地把门打开。房内的床上有一位年近八旬的老汉正在穿裤子。民警们不但在房间的字纸篓里找到了他们从事违法活动的赃证,还在套房里间的墙角处发现了一个躲藏在那里的年约30多岁的女子。

本报北京专电(特派记者唐薇频)日前,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江必新向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提交修改刑法的议案,提出对走私、盗窃、贪污罪、受贿罪等绝大部分贪利犯罪逐步进行死刑废除,控制死刑适用,重构刑罚体系。

“除毒品犯罪外,对走私、盗窃、贪污、受贿、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等贪利犯罪死刑应当逐步废除。”江必新认为,基于我国历史传统和法律文化,以及我国的现实情况、公众的价值观念等因素,在目前完全废除死刑是不现实的。但贪利犯罪的发生和增多,都有复杂的社会原因。对经济犯罪的预防和遏制,关键在于健全经济管理制度,完善社会监督机制,应废除绝大部分贪利型犯罪的死刑。

江必新同时认为,应废除部分普通刑事犯罪的死刑。因为这部分犯罪虽然都属于严重罪行,但与故意杀人罪相比,危害程度明显要轻一个档次。他建议,逐步废除拐卖妇女儿童,组织、强迫卖淫,传授犯罪方法,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爆炸物等犯罪死刑。

“犯罪的时候已满70岁的人不适用死刑。”江必新建议,设置死刑适用主体年龄上限。

“根据刑法规定,死刑在适用主体上是把不满18周岁的人和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排除在外,但是对其适用主体的年龄上限并没有规定。也就是说死刑可以适用在任何岁数的成年人身上。”江必新说,根据《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性文件规定,死刑不能适用于70岁以上老年人,且已被许多国家采纳。而且我国历来有尊老爱幼的习俗,在设置死刑适用主体年龄上限有其正当性和可能性。

“建议实行未成年人犯罪暂缓起诉和暂缓判决制度。”江必新认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生理心理尚未发育完成,对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坚持预防、挽救、教育、感化与打击并举的原则,加大保护力度。建议由检察机关根据未成年人犯罪性质、年龄、危害程度及犯罪情节、犯罪后的表现等情况,对罪该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作出暂不起诉的决定,同时规定一定期限的考验期,考验期满后视其表现再决定是否提起公诉。

“实行未成年人犯罪暂缓判决制度。即法院对已经构成犯罪并符合一定条件的未成年被告人暂不判处刑罚,而是设置一定的考察期,让未成年被告人回到社会继续学习,并对其进行考察帮教。待考察期满后再根据原判决事实和情节,结合被告人在考察期的表现予以判决。”江必新解释说。

他还建议,充分适用缓刑。对于那些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未成年被告人,犯罪后有悔罪表现,家庭有监护条件或者社会帮教措施能够落实,认为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规定应当适用缓刑。

“我国传统的以国家起诉为标志的刑事司法模式和以监禁刑为主的刑罚制度存在许多弊端,如国家与犯罪人严重对立、监狱人满为患、罪犯改造效果不佳。有必要在我国现行刑事诉讼体系内设立刑事和解程序。这一程序的适用范围限于轻微刑事案件、自诉案件,适用对象限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以及成年犯罪嫌疑人中的初犯、偶犯、过失犯。”江必新在建议中说。

江必新建议,通过犯罪人、被害人及其他主体之间的沟通、交流,确定犯罪发生后的解决方案。犯罪人通过向被害人道歉、赔偿被害人的损失、进行社区服务等行为,使被害人因犯罪造成的物质、精神损失得到补偿,并求得被害人及其家属的谅解。

金报讯(通讯员戚威闻记者边城雨沈金磊)昨天,有读者向本报反映,慈溪市浒山街道群丰村缪家阁楼上发现3堆白骨。经警方调查,白骨是慈溪横河镇东上河村10年前失踪的村民胡建明。涉嫌杀害胡建明的犯罪嫌疑人徐丹目前已被慈溪市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昨天夜上9时30分,记者来到横河镇东上河村胡建明的家中。胡家十分简陋,屋里没有像样的家具。胡建明的母亲流着泪将记者带到胡建明生前居住的屋子里,屋里有一张床,是胡建明生前睡的床。桌子上摆放着胡建明的遗照。胡的母亲说,遗照是前天听到儿子死亡的消息后刚摆上的。桌子上还有胡建明生前用过的名片和入伍通知书,名片显示他是某厂的副厂长,电话还是6位数,还有一个传呼号码,说明这张名片的时间久远。

胡的哥哥胡建书告诉记者,胡建明是1972年生的,1990年当兵,退伍后跟着叔叔搞厂子,当副厂长,非常能干。他和犯罪嫌疑人徐丹是同学,两人是自由恋爱,胡建明当兵后两人的关系就确定了下来,徐当时在教育局工作。双方家人都默认这种关系,徐丹经常到他家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