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杀害伯父后剖开其腹部掏出肚肠玩弄

128人才网

2016-10-18 03:06:22

据说,在越南早就从麝猫的粪便中提取咖啡,并得到了内行的肯定。报道中还说,荷兰商人也有意将这种咖啡带入欧洲市场。

随着对来路不名的疫苗的追查,安徽滁州一个叫张鹏的疫苗经销商浮出水面。2004年8月,一起发生在江苏省宿迁市的疫苗事件亦与他有关。江苏宿迁与安徽泗县是两省交界处,在两省的北部地区,一个庞大的地下疫苗销售市场早已存在。

2003年9月3日,深圳市一家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突然接到来自江苏省徐州市的一个奇怪电话,称该公司生产的一批乙肝疫苗已将400多名接种的群众“放倒”。惊惧不已的公司负责人迅速派人前往事发地进行调查,后查明,该乙肝疫苗系假冒产品。

经查,2003年8月,徐州市卫生局和疾病控制中心在全市开展重点人群乙肝疫苗接种活动。潘塘卫生院社卫科主任李守义以每盒9.5元的价格在铜山县何桥镇防保站站长手里购买了3000盒疫苗(当时市场价格是每盒24.5元)。两天之后,潘塘卫生院开始为周围各村村民接种疫苗,导致400多名接种的群众被“放倒”。

潘塘假乙肝疫苗案件不是孤立的,在2000年以来,发生在豫鲁苏皖四省交界处的假疫苗案件已经多起。其中2003年的“狂犬疫苗大案”,曾惊动国务院总理。

甲肝疫苗从县里拿是10块钱每支,而从徐州直接买是4.5元每支,2万人就相差11万元。由于基层卫生院防保站经常绕过上级卫生防疫站,直接从不法商贩手中购买疫苗,为地下假冒疫苗交易大开方便之门。“有些人甚至装生理盐水卖。”一名熟知疫苗地下交易的人士说。

29日晚上,记者在徐州市解放军97医院附近联系上了其中的一名叫“张娟”的女药贩。“你们的药都卖到了什么地方?”记者问张娟。

“这周围附近几个省都从我这里买过药,安徽萧县的也有。我们在这里算是规模大的了。”张娟表示,“你想要什么样的药都可以。

“泗县出的事对我们并没有多大影响,销售还是跟往常一样好。”“我这里的药都是正规厂家出的,长春的、大连的、南京的都有,都是大厂子。”“张娟”打了保票,“如果要,具体的价格还好商量。”

6月23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卫生部日前联合发出通知,要求从明年1月1日起上市的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的疫苗制品,必须在其最小外包装上标明“免费”字样以及“免疫规划”专用标识。据南方都市报喻尘

新华网汕头7月2日电(张肄文林军强)泰王国总理他信·西那瓦2日下午带着他的大儿子一行首次回到祖居地中国广东省梅州市,来到他母亲居住过的地方——梅县松口镇梅教村。

他信总理是2日中午从广州乘坐中方专机来到梅县的。中共梅州市委书记刘日知等地方党政官员到机场迎接,并向客人介绍了改革开放以来梅州社会经济发展的情况,带领客人参观梅州市区、梅江两岸的景观。

14时45分,车队缓缓驶入梅教村,这座僻静的山村一下子沸腾了,鞭炮声、欢笑声响彻整个村庄。他信下了车,面带笑容向前来迎接的乡亲们致意。

山坡上有一处院子,他信的母亲二战期间曾在这里住了两年。这是一所普通的客家民屋,里外十多间房,已有多年历史,是他信外祖父以前居住的地方。目前祖屋由他信的表舅母丘荣秀及其儿子一家11口人居住。

门前两只醒狮在热烈的炮竹声中欢快舞动,他信跨进院子,就拉着在门口等候的86岁的表舅母的手,向她和她一家人表示问候,还用家乡话对表舅母说:“吃饭没?”。在表哥黄先荣的领引下,他信及儿子在院子里四处观看。行走过程中,他信一直紧紧拉着表哥的手。他还来到他母亲居住过的小屋子,在睡床上坐坐,与亲戚们聊起了家常。他跟着用家乡话学叫表哥:“阿哥,阿哥!”他信说,以前妈妈常跟他讲起当年在这里生活的情形,他很有印象。

在热闹的院子中间,黄先荣的儿子黄振强拿着自己的数码相机拉着他信的大儿子请记者给他们拍个合影。黄振强高兴地告诉记者:“这是我的表弟,但现在语言不通,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我跟他合个影留作纪念吧。”

表舅母一家还请他信父子和他的随从人员一起上桌品尝了当地的小吃:酿豆付和肉丸汤,他信边吃边说:“很好吃!”。黄家拿出家乡特产的茶叶送给他信。他信总理还与当地政府互赠了礼物,他信还对梅州市的领导说:“如果你们有代表团去泰国,一定要去看看我!”

临走前,他信拿出一个“红包”送给表舅母。走到村口,他高高举起手,向乡亲们挥手告别。看到他信要上车了,黄振强大声地对表叔说:“要再回来看看哦,有机会就再回来哦!”

他信临时提出要拜祭祖坟,所以一行人走了二、三百米山路来到祖屋斜对面的山腰上,在他信外祖父的母亲的坟前,烧香拜祭。

他信表示,此行“很有意义”在于带孩子一起“寻根问祖”。他说:“让孩子亲眼看看老祖宗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我希望泰中友好能在两国青少年中继续传承下去。”

随行的泰国华侨、实业家谢国民先生说,他对他信总理这次寻祖行动很钦佩,“这说明他信总理是个不忘本的人!”

6月27日,商丘某学院的两名女大学生,暑假通过中介公司找工作时,被骗至夏邑县一家音乐广场“上班”。当两人到地方才发现,所谓的露天广场变成了狭小的歌厅包间;工作也不再是“放放碟子倒倒水”,而是“坐台陪唱”。发现上当,两人要求离开时,已没有了人身自由。

6月30日下午6时许,在校女大学生李萍(化名)在同学的陪同下,来到了本报驻商丘记者站,向记者讲述了她找工作被骗的经历。

据介绍,6月27日,她和同学刘云(化名)一块儿,在商丘市一家中介公司交了20元钱,让他们找份工作。6月29日,中介公司老板介绍两人到一家音乐广场工作,工作内容只是“放放碟子,倒倒茶”。随后,两名女孩就跟着夏邑县“甜蜜蜜音乐广场”的老板蔡某来到了夏邑。当晚10时许,她们来到工作地点才发现,所谓的“音乐广场”其实就是歌厅包间,包间内摆放有沙发,橘黄色的灯光下,有两个30多岁的男子坐在沙发上。由于她们不熟悉点歌程序和不服从两个客人的“要求”,10来分钟后,两个客人离去。她们回房休息时才发现,门根本锁不上,一切在别人的看管之下。

午夜,两人刚刚睡着,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灯光大亮。一名女领班说,来了4个年轻人唱歌,让她们赶快起床去“点点歌”。她们刚进入包间,李萍便被一个喝得醉醺醺的胖子拽住手,直至次日凌晨1时许,她们才回房休息。

6月30日早上,两人起床后,发现房间的门从外面反锁上了,根本出不去。她们就隔着门和老板商量说:“我们干不下来,要走。”谁知道蔡某说:“我交了中介费,你们走了,谁退啊。你们要走的话,干一个月,挣够中介费再走。”两人放声大哭。经再三央求,蔡某才答应:“要么回去一个人,向中介公司的老板要回我的钱,再放你们走。”

6月30日下午,李萍逃离夏邑县,到商丘找到中介公司,哪知道对方不承认收了夏邑县“甜蜜蜜音乐广场”老板的中介费。

讲完连日来的遭遇后,李萍哭着告诉记者:“刘云还在夏邑县,没有人身自由,现在不知道咋样了?”

但是情况紧急,记者立即带着李萍,驱车赶往夏邑县。6月30日晚7时许,夏邑县城关派出所,得知记者的来意后,该所的值班民警立即出动,带着记者来到“甜蜜蜜音乐广场”。

通过一个狭窄楼梯,记者一行来到该“广场”的二楼。此时,在一间休息室里,刘云正被蔡某看管着。民警冲进房间,将刘云顺利解救。

中新网7月2日电据中国外交部消息,6月30日,在胡锦涛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前夕,中国驻哈大使周晓沛接受了《哈真理报》、哈萨克斯坦电视台等十余家报刊、电视台、广播台记者的集体采访。周晓沛表示,胡锦涛主席此次对哈进行国事访问,将与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就双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还将签署涉及经贸、能源、交通、金融、边境地区合作等多项协议。

周晓沛介绍称,中哈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全面发展,高层互访频繁,政治互信日益加深,经贸、交通、能源、安全等领域合作成果显著,双方在重大国际问题和多边外交舞台上相互支持,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

周晓沛表示,胡锦涛主席此次对哈进行国事访问,将与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就双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还将签署涉及经贸、能源、交通、金融、边境地区合作等多项协议。在当前国际局势发生深刻变化的背景下,这次中哈高级会晤将是一个重大事件。

周晓沛说,我相信,此访将为中哈关系全面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为两国人民带来更多实实在在的利益,为维护地区稳定、促进共同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此外,胡锦涛主席还将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阿斯塔纳峰会,将与上合组织其他元首讨论进一步深化各领域合作的问题,还将就当前国际和地区形势深入交换意见。

昨天下午,安徽泗县新闻发言人武敏说,截至2日中午12点,累计已有212名学生陆续出院。县检察院消息,大庄镇防保所采购员周世凯等3名责任人,因玩忽职守被逮捕。与此同时,水刘村村委书记首度解释,疫苗事件中唯一死去女孩——李威为何最终没有尸检的原因。

昨天中午11点,泗县中医医院4年级刘风(化名)兴高采烈地收拾行李,准备和爸爸妈妈一起回家——7月2日是当地小学放假的第一天。不过,和刘风相比,她父母情绪不高,老担心孩子出院后身体会不会有影响。“由于已初步定性为群体心理性心因反应,孩子们的身体目前很健康,出院更有利于消除不必要的恐慌。”卫生部一位专家说。

安徽泗县新闻发言人武敏说,总数304名入院孩子中,截至2日中午12点,累计已有212名学生陆续出院,92名还在观察,其中包括7名反应比较明显的孩子。

县检察院一位负责人说,大庄镇卫生院第一防疫保健所侯华锋等三人由于从无资质个体户处购买疫苗,牟取私利,被检察院认定玩忽职守,于6月26日被正式逮捕,目前,相关证据正在进一步收集中。

作为此次事件中唯一一名死去的女孩,李威的死是解开疫苗事件的关键线索之一。

问题是:李威的尸检一直未能进行。对此,水刘村村委书记刘立标解释说,6月23日中午,李威在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当晚,县委、县卫生局等部门官员立即找到李守刚夫妇,协商赔偿事宜。

在尸体放置冷冻馆的第二天晚上,刘立标找到李守刚说,如果要尸检,就要把孩子的内脏全部挖出来运走,到时孩子也不会留个“全尸”,让李守刚一家人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不想尸检,就去把尸体拉回。”

听到这个说法,李守刚动了心,马上把女儿的尸体从殡仪馆拉了回来,将孩子葬在菜地里。因此,村南湖的菜地上多了一小堆新土,土上有李威生前的照片、玩具以及文具——这就是李威的坟墓。

刘立标说,自己去劝说李守刚,完全是出于李家的利益考虑,“出于乡情和亲情,这是尊重本人的意愿。”

7月2日,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全面部署全省整治疫苗市场专项行动。目前这个专项行动在各地已经开始。

省药监局介绍,这次专项行动的主要内容包括三点:第一,各级食品药品监管机构认真学习贯彻《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精神,依法全面履行对疫苗质量和流通的监督管理职责;第二,加强对接种疫苗的一次性无菌注射器质量的监管;第三,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一次为期一个月的疫苗质量专项监督检查,重点检查违规生产、经营疫苗和过期失效疫苗问题。

省药监局介绍,目前淮南、阜阳、蚌埠、安庆、东至等市、县药监局正结合全省医疗机构药械专项监督检查活动,重点加强对医疗机构和卫生防疫部门使用疫苗的监管。在淮南市,药监局对市、县、区防疫站、防保所和其他疫苗接种单位,以及生物制品经营、使用单位展开了重点检查,检查疫苗、生物制品和一次性无菌注射器的进货渠道是否合法等。阜阳市药监局则重点检查基层乡镇卫生院、乡镇防保门诊、村卫生室、个体诊所,了解疫苗经营、使用的资质手续是否完备,并对浙江普康生产的五个批次的甲肝疫苗进行了全面监控。

此外,滁州市药监局积极配合泗县有关部门对“疫苗事件”供货商张鹏的情况进行了详细核查,同时召集各县(市)药监局负责人和县级以上医疗机构负责人会议,要求各单位进一步加强药械采购管理,规范用药行为。(特派记者徐哲)

晨报讯(记者冯翔)“投什么币?你个臭、臭开车的———”3个“酒蒙儿”拽下公交车司机,拳脚齐上……

因为怕司机追来,他们竟然扒下了司机的裤子。6月30日,沈阳一位公交车司机遭到3个“酒蒙儿”的凌辱。

昨日上午,记者在沈阳市七院病房看到了头上包着纱布,全身伤痕累累的2××路公交车司机高强(化名)。床头卡上写着他的诊断结果:眼眶内壁骨折、头部外伤……高强今年24岁,公交司机是他的第一份工作,还不到一年。

仍在不时眩晕的高强向记者讲述了那晚的噩梦:当日20时许,开车到七院车站时,上来3个二十几岁的男青年,满身酒气,“有两个一米八多,一个矮点,但挺壮实。”

其中一个掏出一张公交IC卡划来划去,却总没有反应。高强说了一句:“你这卡没有钱了,投币吧。”没想到这句话惹怒了3人:“投什么币?你个臭、臭开车的——”另两人一拥而上就是一顿暴打。“把我按在地下,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高强捂着头说。

满车乘客没有一人上前拉架,已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高强只能死死抱住那个矮壮的,不让他们逃走。已经钻进小巷的两个高个子又跑了回来,好容易掰开了高强的手,却又被抱住。反复数次之后,“叫你还敢追!”3个家伙扒下了高强的长裤和内裤!

“你们怎么回事?”“太不像话了!”数百名过路人终于看不过眼了,上前拉架。一名经过此处的高强同事报了警,3个醉汉被抓获。

据高强和目击者回忆,那3个人把高强从车站一直打到七宝山饭店门口,200多米长的路上染了不少鲜血,被扯下的内裤最终没有找到,长裤的皮带也拽断了。

在路人帮助下,高强穿上了长裤,但兜里的手机、驾驶证和100多元钱都不见了。

“不光打,还咬人!”在一旁陪护的亲属翻开高强的病号服,胸膛上两个红黑色的齿痕赫然在目。翻过身,臀部上还有一个。后背上一大片青紫的淤血。

120急救车赶来了。一位热心人跳上车把高强送到了医院,又掏钱垫付了急救费用。在押金没有先期支付的情况下,七院破格对高强进行了救治。随即,高强所在公交公司的总经理、副经理等领导全都赶到医院陪护。

直到午夜,那位热心人才离开。为了问出他的电话,高强的同事和亲友们费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口舌。